卫健委专家:关闭离汉通道为专家组意见 绝对正
日期:2020-01-26

 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受访资料图。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

  新京报讯(记者 梁静怡)近日,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不断变化。截至1月25日24时,全国30个省(区、市)累计报告新型肺炎确诊病例1975例,现有重症病例324里。累计死亡病例56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9例。现有疑似病例2684例。

  针对此次疫情,1月25日,新京报记者专访了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。对于关闭离汉通道、新型肺炎疫情与2003年“非典”疫情的比较、轻微症状者自我隔离等问题,曾光讲述了他的观察和分析。

  曾光: 在武汉,疫情进入了社区传播阶段,流行较广。现在看来,武汉的工作量非常大,全国各级医疗队也在支援武汉。武汉自己要建立一个“小汤山医院”。但医院要到2月3日才能竣工,这段时间比较困难。

  所以在这段时间,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人都要有充分的治疗条件;让每一个病人都能在医院治疗,每一个密切接触者都要集中隔离观察。如果能尽快解决病人隔离、发热病人就诊问题,武汉的疫情可能缓解。

  但现在,武汉的公共交通停止运营了,我不了解武汉的直接情况,病人看病和医生(上班)的交通问题等,我非常关心。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,影响大家去看病。

  新京报:1月20日,你说疫情社区传播还处在早期阶段,而社区传播的早期阶段是指病人可能在家中传播、也可能传播给同事、在居住的环境中传播等。那现在处于什么阶段?

  曾光:我估计还是早期阶段,也在向中期发展,(感染)人数显著多了一些。多的原因主要是隔离和救治问题没得到解决。一旦这个问题解决了,疫情感染人数会迅速下降,所以武汉也要有信心。

  新京报:2003年“非典”时期也没有关闭一座城市的离城通道,为什么这次要这样做?和“非典”时期相比,疫情更严重了吗?

  曾光:现在的疫情是在逐渐往严重上发展的,武汉市一市往沿途(地区)发展,这是现实。关闭离汉通道绝对是正确的,这个意见就是我们国家高级别专家组提出来的。但关闭通道不是我们的原话,我们提的是武汉人不要出去,外地人不要去武汉。

  至于武汉新型肺炎疫情跟当年的“非典”疫情相比孰重孰轻,以后可以评论。网络游戏介绍: 魔域永恒网页网络游戏类似传奇现在处理本次疫情、采取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,才是最重要的。87651王中王论坛百度,疫情在变化,防治对策也要相应变化,zzx01.com山地应选坡度在20度以下背北向南的缓坡地!这是最关键的。

  曾光:武汉市能不能采取更快的措施来解决隔离救治问题?在武汉是否有一些守着长江的游轮,甚至豪华游轮?解放军的医疗船离武汉远不远?如果采取一些临时措施,让疑似病人迅速到这些船上得到(隔离)是不是好一些?争取每一天都很重要。

  另外,2003年北京“非典”期间的一些经验也很重要,就是解决危重病人救治的问题。怎样动员全市以及来自全国的力量,使危重病人得到最有效、最专业的治疗?这对降低病死率太重要了。

  新京报:此前网上有种观点,说症状比较轻微的要在家自我隔离,这种观点有道理吗?

  曾光:应该说,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。它的初衷肯定不是希望这些人在家隔离,而是医疗机构的容量不够了。这只能是暂时的措施。

  曾光:建议会提给国务院,我们都在积极行动。大年三十,全国人民都在看春晚的时候,专家组成员和国务院领导、国家卫健委都在研判疫情。

  曾光:武汉做出了很大牺牲,但对全国疫情的控制有很大好处。因为武汉人只要不出去,各地输入病例就会少。最近5-10天,武汉以外的病例数可能大幅度减少,(各地)形势好了以后,全国会有更多的力量支持武汉。

  新京报:你担心出现“超级传播者”,但有一个病人已经感染了14名医护人员。还会出现第二个“超级传播者”吗?

  曾光:传染14名医护人员的案例非常特别。病人是在神经外科手术后,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。从超级传播的过程中,我们得到的经验教训是千万不能大意,其他科室也不能大意。但是这样的案例今后可以避免。如果潜在的“超级传播者”都像上面的案例这样,我们完全可以杜绝。

  我们担心的是“非典”期间那种“超级传播者”,比如给病人气管插管,大量病毒喷发出来,医生防不胜防,一般外科口罩都挡不住。这种情况对家人、对周围的人感染非常严重,而且会传代、会造成死亡。

  在新型肺炎疫情中,这样的“超级传播者”现在还没出现。出不出现取决于我们的防护。

  曾光:2003年“非典”期间,我们南征北战都没有害怕,现在武汉的情况也就和北京最严重的情况差不多。那时候,我率领队伍进驻北京人民医院病房查看原因,和医务人员交谈,观察情况,最后提出了关闭医院的建议并被采纳。北京市建立了小汤山医院,病人的救治问题也解决了。

 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。长期从事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对策研究,多次向国家提出公共卫生问题对策并被采纳。2003年“非典”防控中,曾先后任原卫生部赴广东联合调查组流行病学组组长、首都非典联合防控指挥顾问,发挥重要作用。